• 浏览字体: 【
  • 2013-04-08
4月8日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实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www.moh.gov.cn    
  

时  间:20134810:00
地  点: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5楼新闻发布厅
主 持 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厅邓海华

出席领导: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领

         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梁万年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中心主任冯子健

        世界卫生组织技术官员Sirenda Vong先生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副所长舒跃龙

        北大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高占成

 

邓海华:
  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
  邓海华:
  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举办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由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梁万年先生和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先生向大家介绍疫情防控方面的有关情况,并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
  邓海华:
  在发布会发布台就坐的还有两位专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中心主任冯子健,世界卫生组织技术官员Sirenda Vong先生。今天到场的还有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副所长舒跃龙、北大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高占成。我是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厅邓海华。今天的新闻发布采取同传方式,提问采取交传方式,回答问题采取同传方式。
  下面首先请梁万年主任介绍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的工作情况。
  梁万年:
  近期,上海、江苏、安徽、浙江四省市发生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截至4724时,我委共收到21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报告,其中,上海10例(4例死亡)、江苏6例、安徽2例、浙江3例(2例死亡)。上述病例均为散发,未发现流行病学关联。目前共排查密切接触者621人,尚未发现异常。
  梁万年:
  疫情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分别作出重要指示、批示,要求做好病人救治和疫情防控工作。刘延东副总理两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疫情防控工作。我委会同相关部门和有关地区认真贯彻落实,积极救治病人、调查感染来源、监测与控制疫情、及时公布信息和开展宣传教育,严防疫情扩散蔓延,保障公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梁万年:
  目前已经开展的主要工作有:一是经国务院同意,建立由我委牵头、多部门参加的应对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统筹协调和指导各相关部门和地区落实各项防控措施,并组织对防控工作情况进行督导检查。同时,我委成立了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协调部署全国卫生系统的疫情防控工作。
  梁万年:
  二是全力做好病例救治工作。我委制订下发病例诊疗、医院感染控制等方案,派出专家指导地方工作,开展医务人员培训,指导临床一线做好病例诊断和治疗。疫情发生地卫生部门成立了医疗救治专家组,集中优势医疗资源,落实定点医院,加强病例救治。
  梁万年:
  三是积极开展感染来源调查和形势研判。组织专家加强病原学和流行病学研究,跟踪病毒变异情况。协调农业部门加强动物疫情监测。据农业部通报,目前,农业部门已从鸽子、鸡和环境标本中检测到H7N9禽流感病毒。同时,通过多种渠道广泛收集疫情及相关信息,多次组织专家开展疫情研判和公共卫生风险评估,并提出相关防控工作建议。

  梁万年:
  四是切实落实各项防控措施。坚持突出重点、分类指导的原则,有针对性地强化不明原因肺炎监测和流感样病例监测、流行病学调查、病人和密切接触者的管理、医院感染控制等防控措施。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已紧急制备并向各省级疾控中心,以及疫情发生地地市级疾控中心下发禽流感病毒诊断试剂。同时,加强应急值守,落实疫情报告制度。45日,我委派出工作组,分赴上海、江苏、浙江、安徽4省市,指导地方落实防控措施。
  五是依法及时发布信息,积极宣传健康知识。及时向社会公布疫情。组织专家访谈、发布疫情防控知识问答,充分发挥12320卫生热线的作用,普及疫情防控知识,为公众解疑释惑。
  六是加强国际合作交流。按照《国际卫生条例(2005)》规定,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港澳台地区及有关国家通报疫情信息,接受境外专家现场考察交流,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H7N9禽流感病毒毒株。
  梁万年:
  根据目前调查研究结果,专家研判认为,引起此次疫情的H7N9禽流感病毒是一个重配的新病毒,属禽源性。目前病例处于散发状态,未发现人传人的证据。当前,由于对此疾病病原学特点和流行特征的认识有限,疫情防控工作中仍然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

  梁万年:
  下一步,我委将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坚持把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放在首位,遵循“依法、科学、规范、统一”的原则,突出重点,分类指导,科学开展防控工作。第一,充分发挥联防联控机制和专家组的作用,密切部门间、地区间、中央和地方等配合,确保各项防控工作落到实处。第二,继续加强疫情分析研判,及时收集和分析国内外相关科研进展和成果,动态开展风险评估,科学制定防控策略和具体防控措施。
  梁万年:
  第三,继续做好病例救治工作,按照“早发现、早报告、早诊断、早治疗”的要求,切实提高医疗机构特别是基层医疗机构对病例早期识别和发现能力;坚持“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的原则,切实加强对重症病例的临床救治,尽最大可能减少死亡,并坚决杜绝出现因为费用问题得不到及时救治的现象。
  梁万年:
  第四,继续加强疫情监测工作,重点开展不明原因肺炎监测和流感样病例监测,强化密切接触者追踪管理和疫情发生地的卫生学处置工作。第五,继续坚持公开、透明发布疫情信息,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同时,进一步加强与世界卫生组织等有关国际组织和相关国家及地区开展技术交流合作。
  谢谢!
  邓海华:
  下面请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先生介绍有关情况。
  蓝睿明:
  早上好!感谢大家出席今天的会议。过去几天来,我们接到很多有关中国发生人感染甲型H7N9流感的媒体询问。今天的联合新闻发布会提供了一个机会,让大家了解我们所知和所不知,让我们回答您的问题和澄清一些错误的看法。
  世界卫生组织一直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以及其他政府机构密切合作,监控事件进展。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在积极开展现场调查之后,国家有关部门及时通报并快速共享信息。
  蓝睿明:
  中国最近报告的病例是首次人感染H7N9病毒的病例。尽管感染的来源并不清楚,但目前尚无显示有人际传播。有人猜测在华东地区出现成千上万头死猪、禽类流感和人类病例之间可能存在关联。但造成黄埔江死猪的因素可能有很多,我们并未将死猪和人流感病例相联系。在已检测的猪中,流感病毒检测为阴性;猪的临床表现不符合流感的表现。
  有些确诊病例接触过动物或动物所处的环境;上海某市场的鸽子中检出了病毒。这些情况提示了动物到人传播的可能性,有关调查正在进行中。家庭群发病例中的两例未经实验室确诊,且并无其他证据显示有人际传播。
  世卫组织与中国有关部门保持着联系,正在对事件进行密切跟进。由世卫组织协调的国际应对行动也将重点放在与各“世卫组织流感参比研究合作中心”及其他合作伙伴的合作上,以确保信息的提供以及用于诊断、治疗及疫苗研发的物质的制备。

  蓝睿明:
  世卫组织部不建议针对本事件在入境口岸实行特别筛查,也不建议实行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措施。尽管感染的来源及传播模式尚不能确定,但注意以下基本卫生来预防感染是一种谨慎的做法。我们建议公众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避免生病。洗手是针对预防传染病的最基本的公共卫生建议。食用经过正确烹饪的肉,包括家禽肉和禽肉制品,是安全的。烹饪温度至少要达到70摄氏度。但病死动物或发现时已死的动物不可食用。
如果去到活动物市场,或生活在农场,或饲养猪和家禽等食用动物,要让儿童远离病、死动物。不应食用病或死动物,并向当地有关部门报告情况。世卫组织将继续与国家有关部门和技术伙伴密切合作,对人感染本病的情况进行更深入的了解。随着了解的情况增多,我们将继续提供最新信息。
  谢谢。
  邓海华:
  谢谢蓝睿明先生。下面进入提问环节。提问时请通报您所代表的新闻机构。
  中新社记者:
  此次发布会是卫生计生委员会和世卫组织联合举行的发布会。请问双方在疫情防控方面现在已经展开了哪些合作?随着疫情的发展,还将展开哪些合作?
  梁万年:
  这次疫情发生以后,我们很快按照《国际卫生条例》的规定,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了首例病例情况,以后我们确诊的每一例病例都按照有关规定及时通报世界卫生组织,这是病例疫情通报情况,都是按照相关规定来做的。
  与此同时,我们开展的各项防控工作也及时通报世界卫生组织。另外,我国首次分离H7N9的病毒毒株也和世界卫生组织相关实验室进行共享。下一步,我们和世界卫生组织将继续保持密切合作,除了在这种疾病的临床学、流行病学开展合作之外,还要加强新病毒的病毒学研究,包括它的病例情况、毒力、感染率、治愈率。现在已经启动相关病毒特性研究,为将来制备有特异性的疫苗做前期的基础工作。我们将和世界卫生组织进行紧密的合作。我们以非常开放的心态,在一些方面也请世界卫生组织在病情评估、疫情的分析研判和走势的分析方面提供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在这次疫情过程中也给予了我们大力支持,今后我们将继续保持密切合作。
  蓝睿明:
  我们一直与中国的同事们保持密切沟通与合作,在过去两周的时间我们进行了很多合作。我们与中国政府官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每天都有邮件、电话联系,也了解了中国的相关信息,我们也很高兴得到中国政府的充分配合,我们今后也会持续的得到最新疫情的通报。世界卫生组织除了驻华代表处我们还有其他机构,我们得到持续的支持,包括马尼拉的办事处以及我们总部,在那里有最专业的专家给予我们提供支持。工作本身,目前进展还是很快的。几年前,中国的病毒实验室已经成为了全球的实验组织合作中心,现在在这个领域他们与全球的合作伙伴进行密切的合作,通过这个网络我们可以快速的了解病毒的(最新情况),在这个网络内我们和合作伙伴分享病毒的信息。世界卫生组织将来做什么呢?我们与政府部门一起讨论,我们是否要有更多的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将在中国提供更多的支持。中国政府本身的能力是很强,而且它的防控措施也是很有力的。在全球来说世界卫生组织的责任就是要确保我们能够成为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进行分享信息的一个纽带。
  NTV
记者:
  本次疫情和H5N1流感病毒的相关性,它有没有传播到其他国家的风险?我们都知道,在人们被诊断出来已经生病之后和他们被感染之间是有时间间隔的,现在有没有一些信息能够显示到其他国家是不是已经有受H7N9感染的病人?
  蓝睿明:
  首先与H5N1比较,我们知道流感病毒经常发生变化,所以我们要开发新的疫苗。关于病毒,有两个主要的问题,一个是它是不是能够传染到人,第二它是不是在人之间有传播。H5N1来说,如果人类感染之后死亡率是很高的,现在在动物、家禽中,即使在人类当中也是这样。H7N9会怎么样我们没有办法预测,现在我们知道有一些人类感染的状况很严重,但是现在还没有人际传播的证据。但是我们现在也不能预测将来,我们会紧密地跟踪情况。
  其他国家是否也有病例呢?现在我们发现了这个病毒,我想这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病毒,我们实验室正在研究这个病毒,我们期待着其他国家如果有一些比如说不明原因的流感,他们能够检测是不是可能是H7N9病毒。但是在中国仅仅是很少的几个省发现了H7N9病例,在其他省还没有发现。
  中国青年报记者:
  现在疫情的主要风险来自于哪里?这种风险又到了什么程度?会不会演变成像非典或者H1N1那样严重的情况?当前老百姓应该做什么保证自己的健康,支持疫情的防控?
  冯子健:
  目前发生的所有病例都集中在华东地区四省,在这个地区和禽类接触可能增加人感染风险。我们还不知道这个病毒在其他地方有没有发生病例的可能性,但是我们会密切关注这个病毒和疾病发生的情况。作为公众如何预防这个疾病。最基本的就是要做好个人卫生,就是尽量减少和禽类的直接接触,和禽类接触之后要尽快及时的洗手。这是两个最重要的预防措施。另外,如果发生发热和呼吸道症状之后要及时就诊,同时能够把自己和禽类或其他动物的接触史告诉医生。
  蓝睿明:
  我们要紧密跟踪现在的情况。现在大家可以安心的是,现在密切接触者的跟踪还没有发现异常的情况。我们也支持中国政府继续进行调查工作,收集信息。我们得到最新的信息也将及时的发布。
  梁万年:
  判断一个疾病有几个因素,首先是这个病因的毒力、传播力到底有多大,第二涉及范围到底有多大,第三传播的程度,第四,人群是不是普遍易感,第五有没有有效手段来控制。这个疾病是在人体上发现的新病毒,我们对它的相关流行病学特征和临床学特征掌握得很少,但是从现有资料来看,从病毒的起源来看,是一种禽流感病毒,也就是说这个流感病毒是来自于禽类。从概念上来说和H5N1都是禽流感,从现有的临床表现来看,部分病例病情比较重,临床表现、病情程度和H5N1也是相同的。观察的600多例密切接触者,现在还没有发现异常情况。病人之间也没有发现流行病学关联。尤其是进一步研究H7N9的八个基因片断中没有人类流感基因片断,而H1N1的八个基因片断中有一个是人类流感基因片段,很容易导致人类传播。以上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专家判断目前还没有看到有明显的人传人的证据。
  从治疗上,就是达菲类的抗病毒药,即神经氨酸酶抑制剂是敏感、有效的。刚才冯子健教授介绍了预防措施,只要大家都采取并形成习惯也会取得非常好的效果。
  法新社:
  现在我们发现疫情覆盖了四个省份,我们比较担心疫情会不会进一步发展?
  梁万年:
  现有的报告病例发生在华东地区四省市,涉及到地区是16个地市级地区,相关部门在进一步加强治理。也不排除随着工作的深入和开展,其他地区也同样在相关的动物当中检测到相应的病源,包括疑似病例的可能性。从目前掌握的从它的流行病学资料,病因学情况,一方面进一步加强溯源,看它可能覆盖的范围有多大,在动物当中携带病原体是哪一类动物为主导,把这些问题进一步的研究查明。我们相应的反应措施已经同步跟上,同时增强医院的救治能力,增强疾病发现能力,我们有信心能够防止病毒扩散。更何况现在更多证据都显示还没有发现这个疾病有人传人的现象。
  中国医学论坛报: 
  有两个问题,国际上曾经发生过人感染H7N2H7N3H7N7流感的疫情,当时是否有人传人的感染,通过这些疫情的分析,能不能推测H7N9这种禽流感发生人传人的可能性?第二个问题,目前有报道称,上述发生过人传人感染的H7病毒都是家禽中暴发传染给人的,但是这次H7N9在禽类当中虽然发现了,但是没有发现明显的迹象,有些专家称之为“沉默的传染源”,这种病毒从这之后感染人致病性很强,在病毒传播过程中有什么变异,导致人类感染后,病情危重的可能性是什么?
  蓝睿明:
  以往的H7病毒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大多数是在禽类之间传播,没有在人类之间传染,一些症状也是比较弱的,但是我们确实不能用其他病毒得到的信息来推断新病毒的情况,他们一些传播的模式可能是不一样的,所以不能根据以往的情况来推断新病毒,即便是其他的H7的禽流感新病毒也不能作出推理判断。现在我们正在收集各种信息,但是现在我们收集的信息还不够全面,不能面了解这个病毒的毒性以及它的变化怎么样。现在只有散发的病例,也许将来也会是这样的状态,因此我们不要过度的恐慌。现在人感染的病例是很少的,个人卫生是很重要的,现在还没有更大范围的公众卫生的担心,我们正在密切跟踪情况,我们也不能因此推断新病毒。
  舒跃龙: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补充第一个问题,刚才梁万年主任介绍到政府怎么和世界卫生组织沟通信息的。补充一下我们的技术层面,和世界卫生组织的网络之间是怎么合作的,我们在第一时间拿到病毒,连夜打开实验库,立即把这个实验结果和实验室进行分享,世界卫生组织召开了第一次电话会议,第一次电话会议上我们主动提出来一定要把毒株和大家共享,并且把检测方法和大家共享,现在检测方法已经在世界卫生组织网站上发布,毒株的共享也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整个过程都是绿色通道,这个行动都表现出在技术层面有非常紧密的合作。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病毒,通过连夜的实验,我们证明这个病毒导致了目前我们看到的这些病例,这个结果世界卫生组织与我们的技术分享都得到了肯定。这个病毒大家都没有看到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其他国家也没有看到过,因此对这个病毒的判断、对于它的传播、对于它的传染性,现在确实还不能判断,有待我们进一步研究。我们现在知道H7N9就是我们要打仗的敌人,我们知道了我们的敌人,通过中国科学家和全球科学家的共同努力,相信一定能够找到对付这个敌人的办法。
  舒跃龙:
  对于第二个问题,这个病毒病原学分析上,大家知道H1N1是高致病性的病毒,但是这个病毒不一样,这个病毒会不会在人群中发展?这是我们最为关注的焦点。经过过去十几年的发展,中国有一个非常好的监测网络,这个监测网络有400多个实验室,相信将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也可以密切监视病毒的情况,也可以监测到新情况,会有利于对这个疾病做出更为科学的判断。现在对密切接触者的跟踪还没有发现发病的确诊,所以它还是一个禽类的疾病。  
  凤凰卫视记者:
  现在治疗H7N9疫苗生产出来还要有一段时间,能否给一个准确的时间表?过渡时期我们的解决方案是什么?现在也有一些中药的治疗方案,涉及到板蓝根等一系列的处方,请问各位专家如何看待中药处方的疗效?
  梁万年:
  从病原体到生产出疫苗的时间周期来说最短是6-8个月,现在我们正在启动疫苗的制备工作,它的过程非常复杂,首先要筛选疫苗的毒株,哪一类毒株适合做疫苗,有些毒株可能毒性相当大,要经过处理程序。筛出来以后才能决定这种疫苗的形式,全病毒的好还是裂解好,是不是要添加佐剂,然后决定什么样的工艺和流程,现在我们启动的疫苗研究是基础性的研究。以后,假如说这个疾病变异,导致人之间的传播,尤其是大人群传播,那疫苗就要生产,现在我们正在做准备。现在还没有明确证据证明有人际传播,如果是一种散发的,主要来源于动物的,那么病人的发生数只是点状的,这时候没有必要注射疫苗,从成本效率、防疫效果来说也不需要对散发的病例都施行注射疫苗来防控。
  疫苗当然是有效手段但不是唯一手段,我们一系列的措施同样可以有效防控,现阶段现在从联防联控机制到卫生计生委,我们主要采取四方面的工作:一是溯源。也就是大家关心的疫情发生的可能范围有多大,它的根本标志是看动物携带这种病原体的范围有多大,理论上说,只要动物尤其是和人类接触的动物带有这种病原体,就有潜在发生人类疾病的可能。溯源的第二个方面,就是要尽快判定有没有人传染,如果有的话,人传染的能力有多强。现在我们正在做大量的流行病学调查,包括病例之间的关联,病人的密切接触者是否有相应的感染,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这方面的证据。
  梁万年:
  二是加强病例救治。目前看,这种疾病主要是呼吸道感染、发热,呼吸道症状、呼吸道肺炎,重症患者会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临床上我们是强化密切接触者,对这一部分加强救治,这种诊疗方案和规范都是有的,把专家集中出来进行救治。这个疾病防范的最大难点和H5N1相比,H5N1是动物发病,人群就跟上去。而如果动物不发病或者发病状况较轻,我们要有效防范人感染的可能,这个难度就大了。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特别强化监测,在全国有500多家医院、400多家实验室都开展了这项工作,同时从2004年开始就要求全国各地医疗机构必须报告不明原因肺炎,一旦发现了肺炎,体温超过38度,现有的已知病原体不能解释这种症状,排除SARS、排除H5N1、排除新型冠状病毒,同时肺部有相应的症状、相应的血相变化,符合肺炎判断标准,必须报告。现在每天监测各地的报告数字,一旦发现,当地卫生部门必须进行排查。从2004年以来这个工作一直在做,现在我们进一步在强化这项工作。
  另外要关注老百姓的需求和关切,加强健康教育,及时、准确、全面的公布疫情防控的各方面工作。这些方面是当前的重点,我们有信心能够控制疫情。
  邓海华:
  中医药在我国抗击传染病的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这次国家卫生计生委确定的H7N9诊疗方案,有关于中医药治疗的内容,供各地参考使用。地方卫生行政部门也组织专家,结合本地实际制定了人感染H7N9禽流感中医药防治技术方案,这是为了更好的发挥中医药在防控H7N9禽流感方面的作用。请冯子健教授介绍一下公众的预防措施。

  冯子健:
  我想强调两点,从个人防护角度讲,要尽量减少和禽类等动物的密切接触。现在越来越多证据证明这个病毒的感染和禽类的暴露有关。这里一个重要措施是防止人暴露于染病毒的禽类,我们要改变我们的饮食和消费习惯,活禽的农贸市场是高感染场所,监管部门也要加大活禽市场现宰现杀现卖的消费情况。
  在临床上加大救治力度以外,我们和临床的专家正紧密合作进行研究,争取在病程早期,在轻症阶段及时发现、及时识别,及时采取临床干预,减少转化为严重病例的措施。这个措施正在积极的研究中,我们希望能有一些实验室快速检测措施,能够识别潜在的可能是H7N9禽流感的病例。另外早期给予抗病毒和神经氨酸酶抑制剂药物的使用,以此减少病症发生率和病死率。
  香港有线电视记者:
  十年前,非典的时候大家对官方有一些疑惑,请问这次和十年前有什么具体的区别,来给大家信心呢?
  梁万年:
  我们从发现疫情到及时向社会各界公布疫情是严格按照法律法规的要求和相关规定实施的,迄今为止都是依法、及时、准确、公开疫情的情况。首例病人从发现到通报相关部门到向社会公布都是在规定的时间之内。我们要求疫情发生地和当地政府也要按照相关规定依法公开透明的发布疫情情况。这次的防控情况和过去的有关疫情防控有哪些进步和变化?十年来或者说近年来,全国的卫生应急体系,尤其是卫生应急能力有了很大进步。我们的各项防控工作更加依法、更加科学、更加规范、也更加统一。比如,近年来在传染病的防控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方面,中央、地方出台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规范和规定,突发事件应对法,各种流感大流行的预案,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预案,各种的应急事件尤其是传染病突发事件如何报告、如何处置等都作出了明确规定,法律依据更完善、更细致。在科学性方面,我们多年来已经深刻意识到防控要按照科学规律办事,要做到这一点必须紧密依靠专家,提升科技能力,强化科技支撑。这次的疫情从病原体的发现到疾病最终确定都是科技支撑的结果。
随着科技水平的大大提高,此次我们及时发现了H7N9病毒,这就是科技化上的支撑。第二,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对不同类型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分别出了一系列的规范、指南甚至是操作流程,遇到了突发事件第一步做什么、第二步做什么,怎么做,使不同城市的人在一样的标准之下做。这次的病例诊断从中国CDC发现之后,很快确定了诊断方法、诊断程序、阳性的判断表现,很快发放到各地CDC,用同样的标准和技术执行病例的诊断工作,临床也是如此。所以这方面更加规范、有序。同时在指挥体系上更加协同统一,从国家卫生计生委到各地的卫生部门,从公共卫生机构到临床机构,都按照防控预案动起来,协同机制更加完备。当然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我们的能力需要进一步加强,部门之间需要进一步完善,尤其是基层发现、诊断和治疗病人的能力要增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蓝睿明:
  现在世界卫生组织不建议在各口岸进行筛查和采取贸易措施。我想建议,首先在感染源还没有得到十分明确的确认,这个病毒是禽源性的,所以很可能它就是一个禽流感,很可能就是鸟类或者家禽类,是禽源性的,但是我们也会持续的调查,并且以开放的心态来对待。入境口岸到底有什么样的特别的建议,目前我们世界卫生组织还没有特别的建议。目前的病例数很少,只是散发状态,没有必要在口岸进行筛查。
  财经杂志:
  请问舒教授,这个病毒已经完成了全基因组测序,但是也说到病毒有一些变化会感染哺乳类动物细胞,请问这个重组是什么来源的重组,是不是都是禽源性的。这个重组既然发生过,后面会不会跟人的流感或者猪的流感再次发生重组?如果有冲突危险概率会高一点。我们以往说不同地区发生的病例,我们当时的描述是“高度同源”,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
  请问梁主任,刚才说到政府肯定是要公开透明地公布相关的疾病信息,现在不管是医院还是CDC作为疾控的业务部门都是卫生部的下属单位,目前怎么保证疾控部门或者发现病例的医院在专业上的独立性?
  舒跃龙:
  这个病毒的外壳是H7N9,但是内部是H7N几还不知道,可能还需要更多研究,它是两种或者三种禽流感病毒的变异,不同亚型的禽流感病毒,这个病毒是新病毒,流感病毒的重组或者重配是非常容易发生的,它是一根根积木一样最后组合,这次我们看到了这样的重配,重配过程还不知道,但是现在看到了病毒的这个重配。
  第二个问题,这个病毒会不会变?在禽类有类似的病毒或者高度同源的病毒,流感病毒很普遍,并且不断地变,但是会往哪个方向变,没有人能够猜测出。2009H1N1出现了我们非常关注,但是最近又出现了H7N9,它会怎么样变我们不能仅仅依靠猜测去判断。我们要依靠监测网络去密切关注。
  邓海华:
  请北大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高占成教授补充介绍一下临床治疗方面的情况。
  高占成:
  我们医院专业的独立性,对于某个病人来讲我们治疗的非常专业,任何行政部门是干涉不了医生对于病人的救治。至于你所说的医疗部门的新闻的发布,医生只是针对病人进行救治,对于病人的救治我们从他的诊断、治疗进行很好的评估,但是对于整体疫情来讲,我们医院只是接受某一个病人,是个体,而整个疫情是全部。这次疫情来讲我们临床和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紧密配合,依法报告,科学判断和救治,在行政部门的领导下准确的发布疫情的整体情况,这样才更加科学、准确和全面。  
  梁万年:
  我们国家的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以及应急条例等一系列的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申报传染病的人的职责和哪些人必须申报。法定传染病分为甲乙丙三类,医生诊治过程当中一旦确诊,必须填写传染病报告卡,现在百分之百的医疗机构都必须在诊断后在限定时间内报告,这是第一,是医生的法律责任,医生不报是要追究责任,哪个医院漏报、瞒报都要追究责任,这是法律责任。行政部门一个非常重要的职责就是要检查督促各级各地医疗机构。
  第二个问题,有些非法定传染病,不是法律规定的甲乙丙类的传染病,医生发现了以后,如果他的科学判断可能是一个新的问题,他来报告,我们是欢迎的,也是鼓励的。
  第三,我们也特别期盼媒体、公众和社会各界监督我们的医疗卫生机构,监督我们的执业医生,甚至监督卫生行政部门是否依法在履行病例报告、疫情公布等方面的责任。我就补充这三点。
  邓海华:
  感谢各位参加今天的发布会。今天发布会到此结束。

相关链接
附件列表